论外语概念化模式培养的途径

【】外语学习者的学习环境主有目的语环境和外语环境。外语环境是指外语学习者学习目的语置身于非目的语的社会环境。目的语环境是指外语学习者置身于目的语的社会环境。由于条件所限,世界上大多数外语学习者一般都是外语环境下学习,由于母语与外语的概念系统存在差异,因此形成外语思维存在困难。外语概念化模式的形成与外语思维密切相关。本文提出了在非目的语环境下,培养外语概念化模式的途径。
【关键词】概念;概念化模式;外语思维;外语环境
【中图分类号】G623.31【文献标识码】B【文章编号】1001-4128(2011)03-0057-02

外语教学以培养学生的外语能力为目标。外语能力包括语言能力和言语能力。语言能力是学生掌握语言体系的能力,分为语音能力、词汇语义能力和语法能力。言语能力是学生使用语言的能力,包括听说读写译的能力、修辞能力、外语思维能力和外语语感能力。外语思维能力和外语语感能力是外语言语能力的最高表现。对于如何培养学生的语言能力和言语能力中的听说读写译的能力、修辞能力,中外学者多有论述,已经取得了大量的研究成果,对外语能力的培养具有重的指导作用。然而,对于外语思维能力和外语语感能力的研究不够透彻,如何培养更是没有明确的途径。本文从对外语思维理解上的误区入手,分析了外语思维与外语概念化模式培养的关系,提出了一些培养外语概念化模式的途径。
1外语教学界对外语思维的界定及其误区
蒋楠在举证了中外外语教学文献中有关外语思维的论述后指出,外语教学界实际上是把“外语思维”界定为“不经过母语转换或翻译而直接使用外语”(2004384)。他还进一步指出,这一定义的实质是“概念和外语的直接联系”(ibid.384),也就是说,用外语思维和不用外语思维的区别在于,是否从概念直接通达外语词语。如果是从概念直接通达外语词语,那就是外语思维;如果不能直接从概念通达外语词语,而是先以母语词语为中介,然后才通达外语词语,那就是非外语思维。显然,这是从言语产出过程中如何由概念提取词汇这一角度来界定外语思维的。长期以来,这一观点在外语教学界有很高的认同度。但是,这一观点的误区在于,它强调了“概念与外语词语的直接联系”,却忽视了能够直接经由概念提取外语词语的学习者是否真正做到了地道地使用外语。
姜孟等(2006)从外语词语发展心理过程研究发现,能够直接经由概念提取外语词语的学习者并不能做到地道地使用外语,因此,他们认为,外语思维不等于“概念和外语的直接联系”,将“外语思维”界定为“概念和外语的直接联系”的观点是把外语思维的内涵过分简单化了。(参见《外语学刊》2006年第六期)
2外语思维与概念化模式的关系
外语思维是指在外语产出过程中按照外语概念化模式的求将所表达的体验概念化。外语思维以外语概念化模式的形成为基础,概念化模式是外语思维形成的前提。概念、概念化、概念化模式与外语思维有着密切的关系。
概念是思维的基本单位,反映的是事物的本质属性。人类在认知世界的过程中发展起来的最基本的认知能力就是对外界事物进行分类。这种将事物进行分类的思维过程就是范畴化。范畴化的根本出发点在于对事物本质属性(或特征)的认识和判断。范畴化的表现就是概念。
概念具有抽象性和普遍性。在概念的外延中忽略事物的差异,所以概念是抽象的。如桌子这一概念,抽象地概括了各种形状、大小、颜色、材质的桌子。概念等同地适用于外延中的所有事物,所以是普遍的。如,不论桌子的形状、大小、颜色、材质如何,只具有桌子的本质特征,都叫桌子。
人类在大脑中对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种种事物形成表象之后,就是用语言来表达。这种用语言来表达对世界的体验就是概念化。语言是一种符号,借以符号化世界。同一概念,不同民族的语言可以有不同的词语来表达。也就是说,对于同一事物,出现了不同的符号来表示。如,狗的概念可以表达为德语的Hund,法语的chien,西班牙语的perro,英语的dog和汉语的“狗”。由此可见,不同语言概念化世界的方式在词汇级已经发生了差异。不仅如此,如果表达同一概念,用不同的符号能够一一对应,(如,狗——dog)外语思维能力的培养就会变得非常简单容易,也就不必讨论外语概念化模式的培养。事实上,不同的语言表达的概念范围往往不一致,(如,英语中的uncle和汉语中叔叔的概念范围就不对应,uncle的概念包括了汉语中的叔叔、伯伯、姑父、舅父、姨夫等与父亲同辈的男性长辈。而汉语中的叔叔的概念范围则小得多。颜色词语的概念也不对应,等等。)不仅如此,对同一体验的概念化模式,也有很大差别。
概念化模式就是概念化方式的概括。概念化通过语言的词语实现,词汇概念具有语言特定性,一种语言中用什么词汇来指称某一特定概念是任意的,约定俗成的。这是语言学界的共识,因此,概念化模式也具有语言特定性。如,中国人在表达“向上级领导或有关部门提供或使了解情况”这一体验时,习惯上采用一种隐喻性的概念化方式。说成“向上级领导反映问题”,在他们看来让上级领导通过自己了解情况就好比是让他们从镜子里看镜子所反映的物体。在这一概念化模式中,反映情况的人被比作镜子,反映的情况被比作反映在镜子中的物体,上级领导被比作看镜子的人。但英语却不允许这一隐喻性的概念化方式。而是直接用report这个词来表达。但是中国英语学习者在表达这一体验时却,误认为英语和汉语概念化方式一样。于是采用汉语的概念化方式,说成“reflectsomeproblems”造成不地道的表达。学会一个外语词汇概念有可能掌握这种特定体验的概念化方式。但掌握一个概念与掌握对某一特定体验的概念化方式并不总是一一对应。如,学会了occur这个词,并不能掌握”Agoodideaoccurstome”这个“想到”的概念化方式。英语中采用了隐喻性的概念化方式,把“人通过思维活动产生想法的过程比作是一个客体朝着思维主体运动的过程”。正是由于一种语言就代表一种特定的概念化模式,那么,学习一种语言就是学习一种新的概念化模式。
由此可见,外语思维与外语概念、概念化过程、概念化模式的语言特定性有关。非外语思维是与误用母语概念化方式有关。Kesckes(2000151)在论述外语学习者不地道使用外语的原因时指出外语学习者总是依赖母语概念基础(conceptualbase)来使用外语,当他们在目的语中使用母语的概念化方式时,就产生了外语使用中的不地道现象。由此可见,非外语思维是学习者在应该采用外语概念化方式的地方“错误地”采用了母语概念化方式。如上述“reflectsomeproblems”的表达。因此,我们认为,概念化模式的掌握是外语思维能力形成的前提。外语思维作为前语言阶段的一种心理活动,与语言产出的概念化过程紧密相连。在外语学习过程中,有意识地培养外语概念化模式,才能在潜移默化中逐步形成外语思维,从而达到自由地、地道地进行外语交际。
3外语概念化模式培养的途径
外语学习者的学习环境主有目的语环境和外语环境。外语环境是指外语学习者学习目的语置身于非目的语的社会环境。目的语环境是指外语学习者置身于目的语的社会环境,这是学习掌握目的语的概念化模式效果最好的方式。但是,由于条件所限,当前世界上大多数外语学习者一般都是外语环境下学习,并不是人人都能深入目的语社会环境生活学习,因此,探讨外语环境下培养外语概念化模式更加具有现实意义,笔者认为有如下途径

深入研究词源。在词汇学习过程中通过追踪词源有助于培养外语概念化模式。如英语中有laconic这样一个词,意思是“简洁的,简明的”。这个词义来源于一个典故,Lacon原是一个地名,一次,受到外族入侵,敌军信使传书说,如果Lacon地方的人不投降,他们就将Lacon夷为平地,Lacon的将军看信之后,修书一封回复,信中只有一个词“IF”。从此,Lacon这个地方便以简洁,简明而闻名,laconic,也获得了“简洁的,简明的”词义。从词源来获得词所表达的概念,很容易掌握,而且不易忘记。任何一个词都是高度抽象概括的结果,表示一类的人或事物。任何一个词,就像一个人,都有它的来源。
汉语中汉字有六书,象形,指事,行声,会意,转注,假借,甚至汉字中的偏旁冠盖,个个都有它的来龙去脉。比如单人旁表示与人有关,(如,他,仆,仙等)。带三点水的字与水有关等。有人说英语不像汉语,它没有偏旁冠盖,不能拆开来解。其实,英语也是可以拆开来解的,英语单词都是由词根词缀构成,或者本身是词根词。词根是意义核心,词缀是附件。如minister这个词,mini-是前缀,表示小,凡是与mini构成的词都有“小”义,如,miniskirt,minimum等。-ster表示人,凡是与-ster构成的词都有“人”义,如,spinster,sister等。可见,minister就是“小人”。古代大臣对国王称自己是小人,经过历史演变,今天的minister就成了“部长”,primeminister(主大臣,主部长)就成了首相。
有的词获得新义,来源于类推。类推是语言发展的重规律之一,在词汇层面表现尤为突出。如汉语中“门”字今天获得了“丑闻”的新义,如“奶粉门”,“艳照门”“伊朗门”或某大学英语四级考试,出现严重舞弊,学校领导受到处分,被称为“四级门”等。“门”字的这一新意来源于1972年美国总统竞选期间,在华盛顿水门大厦的民主党全国委员会总部发生了一场政治间谍案,共和党内卫尼克松总统筹划竞选活动派人潜入水门大厦,进行偷拍文件和窃听器等活动。事件败露之后最终导致尼克松,引咎辞职。“水门大厦”英语是“WaterGate”,起初,类推于其它国际政治丑闻,如,“克里姆林宫门”,“伊朗门”等。后来,使用范围逐步扩大,也应用于国内政治丑闻,性丑闻,如“艳照门”。现在泛指任何坏事,至此“门”字已获得了“丑闻”,“坏事”的新意。在未来的汉语词典中,就会出现这一新的义项。
精心选编教材内容。在教材内容编选上,增加目的语国家的童话、寓言、历史传说、风土人情、古典文学作品片段等。对英语来说,还增加圣经故事、两希文化方面的内容。这些读物最能反映目的语的民族的概念化思维模式。如汉语中说,某某人像个莽张飞,在中国人的思维中,一个“鲁莽,冲动,不计后果”的概念形象,立即产生。这种形象与中国人对古典文学《三国演义》中张飞的人物形象的了解有关。但是,对于学习汉语的外国人,完全没有这个概念。同样,对于不熟悉英国文化的人,谈论“拜伦式的英雄”,“麦克白斯式的悲剧”,“福斯塔夫式的社会背景”也全然没有概念。
重视积累国俗语义。国俗语义就是具有民族文化色彩的语义。这种语义在反映概念的基础上增添了附加的民族文化色彩,依赖民族文化背景,才能理解其含义。如,汉语的“蜡烛”一词,除了“蜡制的照明物”这个实体词汇意义之外,还有一些国俗语义1.忧伤思念之情,常用“泪烛”,“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蜡炬即蜡烛。蜡烛的一腔热泪,流尽成灰,沉痛凄切,幽然神伤。2.暮年,垂死的老人,常用“风烛”“残烛”,风烛残年。3.泛指乐于奉献的人,特指教师,常用“红烛”。因为蜡烛具有“点燃自己,照亮别人”的品格。4.结婚,新婚,常用“花烛”,如“洞房花烛夜”;两位新人,结了“花烛”,意思即结了婚。5.不自觉、有傻气的人。常用“蜡烛”或“蜡烛胚”,如“他是蜡烛,不点不亮”,蜡烛的民族文化含义与蜡烛的实体特点,如点燃、融化、熄灭等有密切关系。虽然通过实体特点的联想而产生,但它们都与特定的民族文化背景有关。汉语中的国俗语义比比皆是,同样,任何目的语中的国俗语义也多如牛毛,需日积月累。加强国俗语义的学习,对形成目的语的思维的概念化模式至关重。

共2页上一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