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冯小刚作品看国产商业电影的美学特征

  对于国产商业电影而言,冯小刚的影片无疑是这个时代的典型代表。从琐碎的市民生活到宏大的历史题材,都是其涉猎的领域。冯小刚于2世纪9年代末开始创作的一系列贺岁片的成功,表明中国电影产业化进程的开启,也为其奠定了国产商业电影的领军人地位。1他的《甲方乙方》《天下无贼》《非诚勿扰》以及《1942》等影片,不但获得了票房佳绩,也体现了作者在平衡电影艺术与商业美学上的独特方式。因此,冯小刚的电影不但集中体现了当代国产商业电影的美学特征,对于国产商业电影未来的走向,其作品也具有很强的探讨价值。 
  一、视觉冲击 
  视觉冲击是电影吸引观众的不二法则。一部成功的商业电影,往往在视觉审美方面是可圈可点的。这也是国产商业电影发展之初,武侠片能够独占银幕的原因所在。电影是一种视听艺术,观众对影片的接受和认知,都是从画面开始的。因此,“看”既包括了纯粹的视觉审美,也包含了对事物和人物的理性判断。对于商业电影也是如此,无论其画面风格是缤纷绚丽,还是简洁内敛,都需与影片的叙事和主题紧密相连。若电影只是一幅幅华丽画面的堆砌,而无精神性审美价值,则必然令观众感觉淡而无味,也就难以获得票房上的成功。与张艺谋相比,冯小刚的商业电影虽然在画面上没有过多华丽和夸张的表现元素,但其视觉审美风格也并不逊色。 
  首先,冯小刚的电影无论是现代都市,还是取材于历史的影片,都十分重视画面的审美表现。这里所说的审美表现,既指纯粹意义上的形式上的美,也指画面与叙事内容之间相互契合的协调美。实际上,这两者之间并没有清晰的界限,优秀的商业电影导演,恰恰能够将这两种元素巧妙地结合在一起,使影片更富视觉魅力。如,根据莎翁《哈姆雷特》改编的古装宫廷片《夜宴》,就将形式美发挥到了极致。如,太子被发配契丹的过程中,路过幽州地界,地上一片纯白。而白衣的太子和身着黑色盔甲的押解侍卫对比鲜明,侍卫奉命在这里刺杀太子。就在侍卫统领拔刀砍向太子的瞬间,从雪中腾起一人,挥刀击杀了侍卫。同时,在雪地下面飞起了数人,每人都手持弩箭。冯小刚用慢镜头展示了几人飞在空中的优雅姿态,而国内观众自然也非常适应这种武侠片常有的慢镜头“飞翔”。在俯拍镜头中,飞在空中的白衣弩手将黑衣的押解侍卫围在当中,飞驰的弩箭射向侍卫,而顷刻间试图杀死太子的侍卫纷纷跌落到雪地上。这一段镜头,堪称冯式暴力美学。侍卫首领被砍中时血浆飞溅到雪地上,以及在雪地下埋伏的弩手腾空飞起时身上掉下的雪沫,弩箭飞驰而过时太子的宁静自得,这都诠释了形式的美。 
  其次,冯小刚还善于营造经典电影画面,以升影片的审美表现力。一方面,这种经典的画面通常在情节发展的关键点,很好地烘托和强化了影片的情感氛围。另一方面,经典画面的设置也通常具有评价性作用,在激起观众强烈情感的同时,也具有理性审视的职能。这种画面是电影创作者态度与立场的表露,因而能够成为影片的点睛之笔,令观众对影片的深层内涵有所感知和认知。冯小刚的这一美学原则与当今许多追求画面唯美,滥用视觉刺激的商业电影不同。商业电影在追求视觉刺激的同时,应该把握一个度的概念。在这方面,冯小刚影片的画面审美原则是值得借鉴的。 
  奇观化是现代商业电影的一个重视觉手段,也是冯小刚擅长使用的艺术手段。如《夜宴》中妖娆的人物装扮与华丽的宫廷建筑,《唐山大地震》中山崩地裂的可怕场面,《1942》中对难民的全景化展现,等等,这些宏大的场面高了影片的视觉审美张力。现代电影技术使得电影创作者能够最大限度地发挥其艺术构想。那些超越了日常逻辑的“真实”画面,带给观众以新鲜感和超越现实的快感。从冯小刚的商业影片中可以看出,在现代技术的支撑下,奇观化场景一方面使电影中的“真实世界”能够与各种超现实场景浑然天成地拼接在一起;另一方面,也使得电影能够更加逼真地再现某些现实场景。发生于现实生活中短短一瞬的事件,电影画面都能够给予其充分的、细腻的呈现。这都极大地增强了电影的视觉魅力。近年来,国产商业电影越来越多地在画面上下工夫,也表明了观众对电影视觉审美求的不断高。 
  二、幽默元素 
  幽默元素的运用是冯小刚电影最突出的一个特征,也是其电影最抓人心的艺术元素。2冯小刚从最初的都市贺岁片开始,到后来的多题材涉猎,幽默元素始终贯穿于其影像语言当中。与很多国内导演不同,冯小刚的影片总是有着很强的“文学性”。其电影的幽默效果在很大程度上是依靠语言实现的。冯小刚电影的语言受到王朔风格的重影响,“这些日常的生活,和日常生活中使用的语言,经王朔一番看似漫不经心地描述,竟变得如此生动,令人着迷”。冯小刚电影最大的特点就是故事情节是由语言而不是故事和镜头连接起来的,他求影片的对话一定精彩、有噱头、够幽默。3冯小刚的电影中,人物语言的幽默不是一种纯粹的艺术形式,它在很大程度上成为推动影片情节发展的关键,甚至其本身就是情节。这在很多国产商业电影中都很少见,是冯小刚作品的突出标识。 
  首先,幽默张扬的语言与内敛叙事风格的并置,增强了影片的叙事张力。冯小刚在叙事上,并不热心于故事的跌宕起伏和叙事场面的奇诡华丽,无论是具体情节,还是叙事节奏,都显出几分淡定从容。他的大部分都市电影,如,探讨现代都市个体精神困境的《甲方乙方》《私人定制》,以现代都市爱情为主题的《一声叹息》《非诚勿扰》,抑或是取材于历史大事件的《集结号》《唐山大地震》和《1942》,都是如此。但在人物的语言设计方面,导演却是不吝笔墨的。因此,叙事的内敛和语言的张扬,这两种相互冲突的电影元素,是冯小刚叙事艺术的重体现。如,《非诚勿扰》开始秦奋敲出的征婚启事“你找一帅哥就别来了,你找一钱包就别见了……”这些既押韵又颇带几分不羁和调侃式的旁白,足足用了1分半钟的时间。这段语言将人物日常生活的不同片段连缀在一起,令画面具有统一感,也为影片奠定了轻松诙谐的基调。
  其次,京味加调侃的话语既赋予影片活泼和灵动性,也作为一种文化审美因素存在。影片中的语言不仅有表达情感、陈述事实、阐明观点和推动情节的作用,它本身还有着浓厚的文化魅力。语言是地域文化的体现。北京话由各种方言杂糅发展而来,其特有的简洁、幽默和易接受性,使其被广泛运用于各种文学艺术作品当中。这使得北京话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体现。冯小刚的《甲方乙方》《非诚勿扰》和《私人定制》等,浓郁的京味语言,搭配幽默的情节设计,很好地升了影片的审美趣味。其经过精心锤炼的人物语言,能够使电影的审美价值增色不少。作为大众文化形式之一的商业电影,娱乐性、时尚化以及消费性是其主特点。但大众文化并非与浅薄和庸俗等价,从根本上说,它的兼容并蓄能力和其文化意义上的先锋特质是其存在的原因和意义。它能够敏锐地洞察社会现实,并以多种形式表现出来,切中大众的心理,引起舆论的共鸣。冯小刚的电影正体现了大众文化的这一特质,这也是其影片极富生命力的原因所在。他所导演的都市电影无不与当今社会热点紧密相连。如,《非诚勿扰》中秦奋相亲的场面,爱情就像炒股票,可以同时持有几只股的爱情观是现代社会很多青年男女的共识。秦奋的回复是“从投资的角度看,我就算不良资产,我这包袱说什么也不忍心抛给你,咱们今儿个就先停盘吧”。秦奋的干脆直白与女孩滔滔不绝地讲述背景、物质、文化、长相等相亲条件构成反差。这一幽默的场景揭示了现代都市中过于“现实”的爱情观,电影以嘲讽的方式表达了对这一观念的批判立场。冯小刚电影中的幽默元素不仅为博观众一笑,它还能够引发更深层次的审美思考。 
  三、人性关怀 
  人性关怀是冯小刚商业电影能够成功的又一关键素。4商业电影之所以具有消费价值,是因为它们始终以最广泛的群体为受众目标,以普通大众的审美需求为核心。对生命的关怀、对生存形式的反思以及对生命价值的探索,是每个普通人都面对和思索的问题。美国好莱坞电影能够长期称霸国际电影市场,不仅在于其强大的物质和技术支撑,还在于其影片所推崇的普世价值观,其核心便是对个体价值的尊重与肯定。 
  首先,冯小刚的影片关注的是普通人,书写大时代下的“小情怀”。一方面,他的电影始终着力于表现小人物在现实生活中的种种境遇,表现人与社会、与自身的种种冲突。如,《集结号》虽然开始以解放战争为大背景,但并没有着力渲染士兵在战场上的英雄壮举,而是讲述了连长谷子地在战后为“失踪”的战友寻回战斗英雄荣誉的曲折经历。影片中战争场面的拍摄固然可圈可点,但真正令观众动容的却是普通小人物的情感线。《唐山大地震》也是如此。导演以这场震惊中外的自然灾难为背景,但又没有聚焦于地震的残酷和人们的抗震精神,而是以女孩方登内心创伤的修复为线索展开叙事。并且,方登的伤并非因灾害本身导致,而是母亲救弟弟,放弃自己所带来的情感伤害。可见,电影平民化的视角使得冯小刚影片中的人物、情节很容易获得观众的关注与认同。另一方面,如上文所述,冯小刚的影片总是与当今社会的热点问题相联系,反映人们最普遍的生存焦虑和困惑。《甲方乙方》中现代人的精神困顿、《一声叹息》中的家庭伦理、《非诚勿扰》中的婚恋主题、《私人定制》中的生活理想等,这些问题的出能够引起人们的共鸣。电影代替大众发出心声,大众则对电影产生认同。 
  其次,冯小刚的商业电影讲述普通人的生命经历、情感困惑。这些在令大众感动的同时,也不忘给观众满意的结果。冲突的最后,往往是人与环境、与自身的和解。这种和解具有情感和精神上的抚慰作用,无疑是符合受众审美期待的。如,《天下无贼》中,王薄与王丽之间产生了“偷与不偷”的矛盾,而这一矛盾集中在愚钝淳朴的农民工傻根儿身上时,就变成了“保护还是不保护”的问题。面对盗贼团伙,王薄做出了保护傻根儿的举动,其身份也由一个贼变成了反扒专家。影片结尾,为了保护傻根的辛苦钱,王薄与盗贼团伙的老大黎叔生死相搏,虽然最后王薄殒命,但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他保护了傻根儿的钱,更重的是,他履行了对爱人的承诺。影片结尾,冯小刚借警察之口,表达他对王薄的态度“等孩子养大了,别瞒着他,他爸爸是什么人跟他实话实说,不丢人。”王薄与王丽已经达成了和解,但斯人已逝,徒留唏嘘。影片虽然是一个悲剧,但其结果无疑也符合观众的审美预期。 
  电影是“文化工业”的产物,是消费时代的商品之一,它最为直接的创作目的便是满足消费者的娱乐需求和审美渴望,而在被观众所消费的同时,电影又可以被视作一种积极、健康的文化力量来重塑、影响人们的心灵,改变观众的精神世界。冯小刚的电影既是对消费者口味的迎合,也体现了其对消费者的引领。冯小刚对电影叙事的精雕细琢,对人物语言等细节的斟酌推敲,以及其特有的电影美学,无疑是值得中国电影人仔细研究的。 
  参考文献 
  1 于文秀.对贺岁片现象的文化解读——以冯小刚电影为例J.文艺研究,25(5). 
  2 蒋晓晓.冯氏幽默语言——谈冯小刚贺岁片的喜剧因子J.电影文学,29(1). 
  3 周根红.文学改编视野下冯小刚电影的文化转型J.文艺评论,215(9). 
  4 骆育红.时光坐标上的冯小刚电影——冯小刚电影创作与中国电影运行机制变迁的关联J.当代电影,29(1).